王濛莎-悬浮

Wang Mengsha-Suspension


王濛莎个展:悬浮

 

 文/王萌

 

碧绿色和桃红色成为本次王濛莎个展的主色调,明快而鲜活的动感让仙桃与碧绿营造出一个观看的语境,用甜美的纯度颠覆常规思维的固有属性,也让作品在复感的环境中重获语言的语境。太湖边长大的王濛莎天然具备一种野气与甜美的平衡,而她的家学滋养与澳洲及英伦的游学又让她在叛逆与儒雅之间获得一种个性上的契合,这些在常规思维中被认定为矛盾性因素的特质在王濛莎的世界中实现了一种独特的“化解”,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心灵景观,这就让她和她的绘画一样获得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解读她的作品不能脱离这个前提。

 

“悬浮”是这次王濛莎个人展览的主题,在那些清新独特的作品中,我们总能够感受到一种不按常规出牌的视觉层次,画面中所有出现的形象和符号不再完成“线性的叙事”,它们的大小关系和主从次序被解构于一片灿烂而雅致的“悬浮中”。这构成了一种特定的视觉语法,当所有的形象和符号不再被讲故事的叙事语法所限制时,它们的语义便获得了一种“悬浮的自由”,在现实秩序的“意识重力”和艺术家梦境中“无意识浮力”的等力中,一切事物从常规中突破获得了“悬浮的能力”,这是形象和符号跳出日常理性八尺之外,用感性知觉去发现日常秩序下被遮蔽的可能性,从而在日趋同质化的世界中摆脱被他者同化命运的一种自我救赎。因此在这样的“构图”之中,“悬浮”成为王濛莎反对固化从而通向精神自我实现的一种视觉语法。

 

“天趣”是王濛莎作品中成功实现的一种烟花烂漫的气质。在《序曲和序曲》中,涂鸦的野气让点线面的形式传达出天马行空不受规则制约的内心心念,随意的笔性和形象的“写意性”构成了一种打破教条的叛逆,画中鸳鸯浮绿水、彩蝶空中飘,与那些可辨认和不可辨认的视觉元素交织,引人思考同为“容器功能”的红宝瓶和绿葫芦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隐秘信息。《半摇青天月》满含人间烟火味,园林赏石、亭台屋舍、花开富贵、蝴蝶纷飞、喜鹊枝头、鸳鸯戏水、仙鹤祥云、花好月圆,每一种事物仿佛都被提炼到它的本体,既回归质地也散发出一种人间的温情。《绿如蓝》、《彼岸花》、《瑶台梦》、《念云》、《蓬莱四屏》、《然而一切已完成》、《小金蝶》、《璎》、《不要想读懂我的诗》,每件作品都富于幽默地散发着出乎意料的效果,率真与怪异、雅致与甜美在画中达成默契,画面既荒诞不羁又不乏文人气质。“悬浮”的事物在其所存在的介质中可以停留在任意高度,仿佛灵魂跳出肉体,在“悬浮”中我们感受到了一种真实。

 

 

 

 

                                                 王萌(艺术批评家、知名策展人)

                                                       20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