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曦 现实之外的真实 | 艺术汇 专访


涂曦的作品有一种疏离感,即使画面中的素材都来源于现实。而这样的距离,恰好能让人退后一步,以旁观的角度产生自己的思考。即使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言论在前,但是这样的思考却也是人之为人的重要因素。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都走在不断追寻真理的路上,也许在现实之外的思考,能让我们更接近真实。

 

艺术汇:作品中的一些图示是取材于生活,但是却又介于现实和非现实之间,让人产生一种疏离感?

涂曦:这样的疏离感应该有两个层面,一个是画面呈现和现实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一个是心理上的疏离,即画面和记忆以及人们主观印象中的物体是的区别。我在画面中尽量排除与表达无关的因素,以此来消解时间的痕迹、叙事的线索、观念的指向,尽量把利于表达的东西提取出来。而我想要表达的是画面气质、氛围,以及个人的生存经历、体验和感悟,情感经历,或是映射境遇,期待观者从这些画面肌理、制作机制、图示安排中找到自身情绪的共振点。

 

艺术汇:之前的一个个展名为“亲切的疏离感”,是否正是自己想要表达的状态,对于今后的创作有没有什么规划?

涂曦:对于艺术家来说,创作就是不断在自我表达和呈现方法之间找到最恰当的点,“亲切的疏离感”是2013年个展的标题,这个词记录了当时的生活、创作状态,现在与之前的状态相比更加明确,在寻找契合点的过程中也更加游刃有余。至于今后的创作,我没有刻意的计划,因为有些东西是有不确定的,因此也无法被预计。如果能操控一件事物,它便失去了对你的吸引力,它更像一个行走的过程,我们总是在过程中逐渐找到自己想要的。

 

艺术汇:在艺术语境中,如何理解真实?

涂曦:在我看来,真实分为两种,一种是画得“像不像”,也就是画面所呈现的东西和现实中的或者人们印象中的东西是否一致,而另一种真实是接近于本质的“像”,一种精神上的相似,是这个事物的本质,这样的真实更为接近事物本身也更具有普遍性。

 

艺术汇:作品的颜色基调似乎都非常深,是不是刻意为之?

 

涂曦:一次偶然我把图片色彩做了反色处理然后发现处理过的景物被滤除了很多信息。例如时间,性别 ,地域特征等,留在画面上的就是作为概念存在的。所以意识到色彩只是画面语言的一个要素,一切语言都要为我所用,选择何种语言和要表达的东西息息相关,就好像地方方言就不适合说一个特别严肃的事情一样。

 

艺术汇:在创作的过程中,灵感通常来源于何处?

涂曦:创作对于我来说是个吃喝拉撒的过程。吸收信息,处理信息的过程,期间需要独立思考,酝酿情绪。而创作的灵感有时来源于诗歌,记忆,某句歌词,新闻,微信朋友圈等等。

 

艺术汇:此次在艺·凯旋的展览《互黑是一把双刃剑》,看似与你的作品不相干,但是它表现的一些现实问题似乎与你的作品有呼应?

涂曦:这个展览的组织形式非常有趣,也是企图换一个解读作品的方式。呼应的可能是我作品中少许的暗黑元素吧。的确我们处在一个景观化的社会,一切媒体都在呈现生活美好的一面,但这并不能掩盖死亡,战争杀戮,和人性中的劣根性一面。

 

艺术汇:作品都似乎与时间有关,谈谈你对时间的理解?

涂曦:在创作的时候,不会选择那些具有明确时代印记的物体,而是会选一些历史之外、时间之外的东西。也就是选择带有普遍性的“道具”,没有人类历史的痕迹,没有文化的指向。企图让作品在任何时代语境下都直指人心。另一层时间的意义在于作品的时间性,作品与作者之间的关系总是具体的、历史的,是一个有机变化的过程,而最终确立的作品只是这个过程中的“截图”。

 

艺术汇:在创作的过程中,艺术家会不断的添加、删减,到了哪个时刻会觉得作品是最终完成的?

涂曦:这个问题我认为超出了绘画范畴,是一个哲学问题,很有意思。我曾经有一个想法,想要在创作的时候,把开始到结束的每一步都用相机记录下来,直到作品我认为完成了再按步骤画回去,最终成为一张白纸。其实每个人对于结束的认识都不一样,所以创作过程中的每一个中间阶段都可能被其他人当做是最终的结束;而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过程和时间相关,又和人的一生很像。(采访/撰文:王晓睿 图片提供:涂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