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兰芳——市场是一件长久的事情


2007年到现在,以“收藏”为基石,将“艺术家”视为画廊的命脉,艺·凯旋艺术空间完成了从“收藏型画廊”到“经纪代理型画廊”的转变。李兰芳说,市场是一件长久的事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画廊”原本就是件要耐得住寂寞的事业。

Hi艺术=Hi 李兰芳=李

Hi:画廊开办多久了?
李:2007年开始,到现在快八年了。

Hi:现在的画廊面积多大?
李:加办公室在一起,两层有420平。大概有360平是展厅。

Hi: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开画廊呢?画廊的初衷和现在有变化吗?
李:一开始把画廊开在798,其实是想做一家“收藏型”的画廊。选择在798的目的也是想借助地域优势来进行收藏。只是后来随着市场的发展、波动,我们原本画廊的股东们的一些作品需要进行更新换代,慢慢的在销售和置换的过程中,我们逐渐形成自己主要的兴趣爱好和代理艺术家,变成现在这样,每年要主办一些展览、参加一些博览会的经纪代理型画廊。但是我们始终是保持着“收藏型”的画廊。

Hi:现在画廊的代理艺术家主要有哪几位?
李:我们现在代理的有二三十位艺术家。包括跟我们长期合作或者独家代理的应该有四十位吧。中青代艺术家会多一些,像潘德海、蔡志松、童振刚、贾涤非、丁方、杨黎明,包括曾建勇、张天幕、何杰还有我们一直在做的张凯、李关关、李天易、幺红岩等等更年轻的艺术家。

Hi:对不同的艺术家会有不同的经营方式吗?
李:当然。对于年轻艺术家大我们的推广和经纪代理会多一些。中青代艺术家的市场环境和创作的进度可能会有区别,所以我们每年会选择性地为两三位艺术家做推广展览。每年青年艺术家会是主推的对象,然后中青代艺术家也会做一些项目上的推广,最重要的还是按照美术史方向梳理画廊的收藏。

Hi:如何看待现在艺术家跟画廊的关系呢?
李:看哪方面吧。刚介入艺术品交易的艺术家,会有一些不稳定,当然这种不稳定因素也不一定是艺术家造成的。画廊也要有一个考察期和磨合期。像我们自己年轻的艺术家,代理时间比较久的比如张凯、张天幕,合作很默契,会有及时沟通,所以他们的项目都会有。中青代艺术家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活动都比较多,所以在规范上无法控制太多。比如体制内的展览,这些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但是我们不会对这样的展览进行干涉,而是很支持的。这样的艺术家我们大部分都是做项目合作。

Hi:如何看待艺术家和画廊的关系呢?
李:我觉得现在画廊合作代理的艺术家对我们画廊的依赖程度还比较高。我们画廊在这儿,我想对我们的艺术家而言是更自信的,无论在什么方面画廊都是他们的坚实后盾。我一直强调,不管市场好坏,不管任何情况,我都希望我们的合作能长久,市场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而是一件很长的事情。

Hi:画廊如何与策展人合作?
李:我们的展览大部分会有策展人,去年赵力老师、盛葳、王海涛都为我们策划过展览,也请很多策展人、批评家为我们撰写文章。

Hi:去年参加了哪些博览会?
李:艺术登陆新加坡、艺术北京、Young Art Taipei、上海艺博览会、台北艺博会,还有参加了在三亚做的“新春收藏艺术大展”。

Hi:2013年画廊与外部机构的合作多吗?
李:有的,我们跟华氏画廊给张天幕做过展览,也与台湾的画廊合作,办去年的邱亚才个展,还有张凯进入了“未来通行证”的展览。

Hi:画廊开通了微信官方平台吗?粉丝数有多少了?
李:有,我们开通了微信平台,粉丝数快2000了。

Hi:你觉得艺凯旋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李:优势在于我们比较稳定。而且近八年的时间,我们有一些积淀,在行业内的优势和藏家资源方面,可能跟新画廊相比是有一定优势的。当然每个画廊都不一样,像我们画廊,其实从展览上看可以看到我们从近现代到当代都有梳理。也许我们收藏的作品按照主题来展览,可能会持续个半年,但是画廊总要有一些活力,我觉得艺术家是要看长久的,三五年都是短的。像我们跟张凯的合作,从2007年年底到现在,大概两年一个个展。

Hi:如何看待现在画廊面对的竞争呢?
李:要看怎么想吧,竞争时时处处都会有,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完善。

Hi:现在看来,运营比较重要的是什么?
李:现在来看选择艺术家是比较重要的。现在对当代的梳理还不够精细,很多艺术家突然出现了,也有很多艺术家突然没有那么活跃了。寻找真正的艺术家、能长久合作的好艺术家,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艺术家一直都是画廊的命脉。

Hi:画廊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李:沉淀到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些规模了。未来的计划是我们想多做一些北京以外的展览,扩大艺术家的影响力。

Hi:对2014年的市场打分您怎么打?(满分五分)
李:三到四之间吧,就是还没有到特别好。可能当代水墨可以到四到五,但是整体还是三到四,没有那么那么乐观。我觉得其它门类的在恢复当中吧,三到四之间还算好。如果2006-2007年是五的话,现在肯定还没到。如果一定要确切数字的话,那我对2014年的市场信心就是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