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考虑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本质的问题


 
当代艺术:2008年马上就要过去了,能否回顾一下凯旋在今年的展览安排,将精彩回放给我们的读者?
李兰芳:2008年我们的画廊的展览并不是很多,但是与海外合作画廊的展览有一些,包括博览会都以收藏展为主。但是我们每做一个展览,都还颇具影响力的。潘德海台湾的展览,杨黎明的,李卓的,还有新锐空间张凯的展览,虽然他们很年轻,作品不很多,但反响都还好。我们策划的这几个展览不管是在学术性上,还是在绘画观念上在年轻艺术家里都是明显的代表。当然我们今年的展览也一直在坚持当代精品的宣传。
 
当代艺术:2009年的展览计划是什么样的?
李兰芳:珍藏展和新锐艺术家的展览,将是我们明年展览的主线。在推出一两档收藏展的同时,我们会继续挖掘新的艺术家,绘画性和观念性比较好的艺术家。除此之外我们部分合作艺术家的海外展览,还会继续。像潘德海、黄钢,同时我们两个新锐艺术家也将在其它地区合作展览。
当代艺术:今年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双年展、三年展都比较云集,凯旋今年参加了哪些这样的活动?有什么样的感受?
李兰芳:今年我们精心挑选了几个博览会,艺术北京,台北博览会、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新加坡博览会。这几个活动对我们来说是印象比较深刻的。因为全球经济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这三个博览会相差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经济对艺术的影响,对收藏家心态的影响却有明显体现。9月份上海当代博览会的时候,收藏家没有特别明显地担心、恐惧、恐慌。但到10月13号新加坡博览会的时候,有很多收藏家已经不去看博览会了,所以在这两年经济萎缩的情况下,我想会给很多画廊带来很大的挑战,同时我们也要找到新的艺术家和新的收藏家来弥补市场的空缺。
   
当代艺术:对于今年参加的这些博览会,凯旋对他们的服务是否满意?其中对哪一家最满意呢?
>李兰芳:总体的水平来讲还比较满意。我想画廊注重的是实质性,我可能对上海当代比较满意。它毕竟是有基础建设,而且是有很多操作国际博览会经验的团队来做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对他们的一些服务性和一些应发事件的处理,还有对客户的宣传等等方面,还是比较满意的。我觉得它的收藏家群体是值得其他博览会去挖掘的。因为他的收藏家群体基本上以欧美为主,收藏家隐藏的深度比较深。跟我们平常在其他博览会遇到的一些比较熟悉藏家的类型还是不一样的,这个与本土的一些博览会比较,到是值得欣慰的地方。
   
当代艺术:2009年凯旋打算参加哪几个博览会呢?
李兰芳:我们可能会考虑参加中国一到两家的博览会,上海当代我们还会参加。其它的博览会还在考虑当中。
   
当代艺术: 2008年国际经济形势变化比较大,金融危机也波及到了社会的各个行业,您觉得中国当代艺
术市场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李兰芳: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许会相对滞后。看国内艺术品的情况,包括最近国内新踊跃出一些藏家,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觉得多少会受到一些信心的影响。有句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其实在艺术品这个方面我觉得也是同样成立的,但是这种影响的我觉得是有两个原因,外因,就是全世界经济的大环境和局部的经济环境,比如说韩国的经济和印尼的经济,经营当代艺术的画廊多少知道这两个地方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及传播比较好的地方,但是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是仅次于冰岛这个国家的,自然影响就是很大的。内因呢?自然就是中国当代艺术过了这两年高涨之后也该整理和调整一下自有的价格结构,这样等经济在稳定和转好之后,中国的国际地位经过这次经济危机在国际的影响力有所提高,那代表中国当代文化的当代艺术自然也就会水落石出,好的作品,一定是硬通货物,一定有很大的空间。这个时间也给藏家一个整理和挑选的机会,有很多作品在这个经济情况下会跳出来,而且价格也相对便宜,一定是个好的收藏机会,文化历史上凡是重要的东西一定有过很多次风霜雪雨的洗礼,经济环境就是很大的考验。
 
当代艺术:前面我们也谈了一些经济危机影响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现在凯旋在经营上有没有面对一些压力?如果有压力的话,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措施来缓冲这种压力的?
李兰芳:对于经营画廊的压力,我们还不像其它画廊那样明显。因为我们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好的作品,能足够代表中国当代艺术当下的文化面貌和实力。中国当代艺术现在在全球的影响力随着全球经济结构的改变和综合国力的提升影响力逐渐扩大。如果说这种收藏就这么断了,突然间就没有人去做了,或者是没有人去推广了,其实不太现实。我们收藏的很多都是艺术家早期经典的作品,有代表性的作品,这是我们值得骄傲的事情。在全球的经济当中,中国经济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可能这次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中国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在全球会有一个更大的提高。我们要考虑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本质的问题,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我对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充满信心的。
/B>从07年底到08年现在的秋拍,当代艺术作品的成交量,以及成交价都已经在下滑。一些热点艺术家的作品估价也出现了一些下滑。针对这种情况,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
李兰芳:经济环境对藏家的信心影响是比较大的,因为大家不知道这种经济危机什么时候是个底。如果现在经济危机真的见底的话,我想可能是件好事。只是大家介于这种中间环节,还飘忽不定的时候,更容易让大家没有信心去决定。今年秋拍的确出现了很多艺术家优秀的、经典的作品流标或是在估价的范围内成交的事情。如果在2005、2006年,估价近百万这样的作品至少要拍到200、300万,现在可能70、80万都没人应价了。但是这对于真正的收藏家来讲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挑选精品的机会。
当代艺术:艺术品经营机构是服务于收藏家,以及艺术投资者的。凯旋在这方面是如何保证自身的服务质量的?在提高经营水平上,又作出了怎样的努力?
李兰芳:在自身服务质量方面,第一是针对我们自身的,要提高自己对艺术收藏和画廊行业的从业人员的质素,第二是我们为收藏家做的事情,比如对国内收藏家的培养。我们原来是国际的藏家比较多,大概占我们画廊收藏总额的80%左右,但是现在我们逐渐地会转到对国内专业收藏家的一些培养,包括提供给他们一些正确的收藏引导和资讯。这种正确的引导和资讯,也要求我们画廊要有更高的、专业的服务标准和专业的收藏意见,所以我们要不断的努力和学习。包括画廊收藏的方向的确立,对收藏家的引导,都是我们要提高的。
   
当代艺术: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当代艺术》杂志社希望听到您对我们的建议与期望?
李兰芳:我希望《当代艺术》做得越来越专业,用一种客观公正的媒体态度来对待当代艺术的报道。做当代艺术媒体的长青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