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艺术,双管齐下的前行路!


     凯旋艺术机构自成立凯旋艺术空间和凯旋新锐空间以来,一直不懈的为其主旨而前行发展。此次在这秋意浓浓时节举办的两个颇具人文气息的青年艺术家展览“李卓个展-你曾告诉我,那里在哪里?”,“张凯个展-断续的梦”,也着实的后青春了一把。此次展览颇具业内外人士的好评,特别是影响了很多有思想的文艺老少青年。
     此次在凯旋艺术空间举办的的名为“你曾告诉我,那里在哪里”的李卓个展,颇具文人独有的抒情气质,整个画展像是一场诗人与自然的对话,幽美不失大雅。就如同次展览的策展人安特•格利博达所说,第一次接触中国艺术家李卓的绘画作品,你可能会有与自然对话,与天使对话,与宇宙对话的感觉。为保护宇宙的秩序,人需要行动适度,认识自我,了解自己的能力和禀赋。这样他便能吸收天地精华,如其所愿,达到新的所在,达到原初的状态——这就是艺术品。通过与自然对话,描绘其每天的变易,艺术家自然可以自然而然把创作活动变成最根本的行为:存在行为。李卓的作品给我们带来的美感,它们诠释自然的方式,自然让我们想起波德莱尔的诗句。波德莱尔似乎有先见之明,他的诗句简直是对这画面的绝妙写照:
    自然是座庙宇,那里活的柱子,
    有时说出了模模糊糊的话音,
    人从那里过,穿越象征的森林,
    森林用熟识的目光将他注视。
    如同悠长的回声遥遥地汇合,
    在一个混沌深邃的统一体中,
    广大浩漫好像黑夜连着光明,
    芳香、颜色和声音在互相应和 。
    完全沉溺在一种鲜有的、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气氛中。李卓与自然的对话之亲密,几乎可以说是合二为一。李卓的作品中,没有静止,一切都在旋转。那是一种草木蓬勃的悸动,一种有序的创作过程。艺术家批隙导窾,把自然吸收到作品中。他的画层层叠叠,明暗交错。加之微妙的色调构成的张力,富于变化的韵律,空间运用的平衡,纯粹而丰富的色彩,画面表现的振动,以及准确、敏锐而细腻的用笔,都使画面显得充满生气。比如那张《离别时,告诉我去哪里》(400x270cm,2008年,布面油彩)。这里材质和色调的震动浑然一体,所达到的境界,是只有大手笔的画家才能驾驭的。他偏好绿色。它象征着和谐生活的乐观态度,也正是宇宙活力的恰当表现。但是蓝色和灰色以其微妙的变化也自然作为衬托而出现于其中。他是一步步、一层层使画面取得震动的效果的。取景之深远,色彩和线条的显露,突出了对比,并使光线反射和吸收的平衡恰到好处。
     在色调方面,李卓引入了变化过程的动感。它放大了基于色调和象征的表象的画作的结构组织。画家惯于一种双向思维,通过一种表述和构造的过程,决定了作为其内在材质的作品的空间性。李卓在其作品中紧紧把握季节。在季节的不断更替中,他掌握周期的象征。其主要意义在于,画家依次构筑了作品的时间性,给时间做出了相当于先验建构的形象的体现。在他的画笔下,草树和叶片都保持了其原生的自由。
    作为凯旋新锐空间这次推出的艺术家张凯,颇为年轻,但笔触老练,其中大部分作品是对西方古典时期大师的作品进行了图像或图式上的挪用与转换,表现在直接借鉴西方古典艺术大师的作品,使原图像在一种新的画面空间中产生意义或直接利用,但相对于原图式,以及作品中的人物,环境,局部的情节进行了部分的置换。作品中反复出现的“猫”和“兔”的形象,不仅是因为他们可爱,表情丰富,而且采用了古典的写实手法,仅从视觉上的表达和画面氛围的营建就调动起了观众的视觉欲望。艺术家赋予画面主人公以人性化的特征,因为它们有着丰富的情绪,时而感伤,时而忧郁,时而高雅,时而孤独。除此之外,作品似乎还隐藏着另一种叙事逻辑和对新意义的诉求,从艺术家的叙事线索上来看,表现在挪用图像下所带来的意义,另则体现为“猫”“兔”自身所传递出来的情绪上,这两者共同形成一个新的意义结合体。那么,对于艺术家叙事性作品的理解,就要理解“挪用”图像的原初意义。他试图在一种轻松,调侃的画面氛围中实现对个体存在的追问,虽游走在对经典图式的“挪用”与直接呈现当下生活的自身体验的创作思路之间,但,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这种积极探索与尝试的状态本身就应得到肯定。如果从对古典写实语言的把握,对图像挪用的意义转换,以及透过“猫”、“兔”等形象所展开的意义诉求上看,张凯在自己的创作道路上已经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
    眼看08年年底将至,凯旋艺术还在努力不懈的折腾,接踵而至的展览有南京艺术家徐弘个展,以及协办艺术家黄钢的亚洲巡回展,潘德海巡展的韩国站,总之,不管大环境是冷是暖,凯旋自有为艺术坚持不变的态度,大概犹如凯旋自上而下的意念:我们关心的是艺术本身吧!
                              (部分文字摘自安特.格力博达-李卓的先验建构,何桂彦-“挪用”与“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