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会所级画廊”在798的五年


在798艺术区5年,李兰芳不仅坚持做了下来,近期还打算重新再开第二家画廊。仿佛时间轮回了,当年是她选择把自己的亲手创办的新锐空间做了转型,如今却似乎要重蹈覆辙。但一个人怎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一次,将有很大不同。
几千万元的东西压在这里
打开一间隐藏的门,看不到其他东西,唯见中间一条通道,两侧全是可以拉伸出来的巨幅墙幕。大概有10排,一排排向前林立。李兰芳站在这条通道中间,目光望向这层层墙幕,稍作思索随即拉开其中一个。
那上面挂着一幅油画。柔和而又准确的灯光,立刻毫不犹豫地打在这幅画作上,给它蒙上了一丝神秘的气氛。
“这是罗中立的作品,充满乡土的写实主义风格,这张画我个人很喜欢。”李兰芳看到对方意外的眼神,微笑了一下然后强调:“这可是真迹!你仔细看,画面上有油彩的裂痕。”
“这是林风眠在1979年的作品……这是吴冠中1978年画的……全部是大家之作!”李兰芳一个一个拉开这些墙幕,好像主人介绍家中的摆件一样,向来客展示她收进来的这些画作。
“这还只是我们画廊藏品的一小部份而已。”仿佛犹嫌展示的份量不足,她又补充了一句。
效果自然显而易见,来客的惊讶摆在脸上。因为从外面看,这间名叫艺凯旋的画廊实在太普通,你很容易把它当成798众多中小画廊中的一个。很少有人能料到,这个不起眼的画廊竟拥有这等实力,收藏着这么多当代名家的传世之作。
这些画作,每一张的价格都在百万元以上。类似级别的东西据说有数百件。这件秘室——当然也是一个小库房——隐藏在一堵电视墙的背后。这样的库房艺凯旋共有6个,收藏着各类大大小小的画作。
2007年在798成立,艺凯旋如今已跨入第5个年头。这五年来,众多画廊在798起起伏伏,生生灭灭。许多人都说现在798的画廊不好做,赚不到钱。艺凯旋凭什么存活下来?
按李兰芳的说法,艺凯旋主要是靠着资金雄厚才能挺立至今。“几千万的东西压在这里,没有实力是不可能的。资金雄厚,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李兰芳说自己在这5年来,从未感受过生存方面的压力。每年的流水都在大几千万,艺术市场好的时候甚至上亿,但资金不足的时候还从来没有过。
798的画廊大多数没有这种规模,甚至千万元以上资产的画廊都不多。“我们画廊曾卖过一千万、两千万的画。也就是说,我们家一张画,甚至能把一家画廊买下来。”
李兰芳看上去岁数不大,但言谈举止要比年龄成熟得多。她一一介绍艺凯旋每年的展览和销售状况,却又谨慎地嘱咐:“这些数字最好不要写,我还年轻,不想这么张扬。”
每一次买画都很刺激
虽然年轻,但经手的大部份是一线艺术家的作品。就拿那幅罗中立的油画来说,可能买入的价格是250万元,收藏家想280万买走。但李兰芳想卖300万,于是未能成交。过些天,差不多的东西在某拍卖拍了400万。藏家立马来找李兰芳,想300万拿走。但这时,轮到李兰芳要考虑考虑了,她自信的说,对好的作品,是要充满收藏的信心,对艺术品的未来要有正确的价值判断,往往好的东西,是值得时间的考验的 ,所以,往往留的住的东西,也会在未来给你一个满意的回报。
“市场就是这样,有时候一点点阴差阳错,就可能卖出或者留在手里。”每一次买画,都让李兰芳感觉很刺激。投入的资金大,必须要做很多考量。如果一张画压在手中,4年时间都没有人过问,会让她觉得很失败。但好在这种情况目前还很少出现。
但不是没发生过。确实有些作品买回来后一直放在那里,直到现在都没有再打开看一眼——却往往不是出于市场原因。李兰芳经常会去知名艺术家的工作室买画,有时就会看到他的邻居——另一位不知名画家的工作室却门可罗雀。出于一种同情心理,她也会过去买一两张画。“毕竟我是一个女性,这种心理难免。”
李兰芳2004年进入这个行业,起初在一家台湾人开办的画廊上班。2007受股东的委托,独力创办艺凯旋画廊。进入这个行业不是没有门槛,她大本时读过两个学士学位,第一个是艺术史,第二个是工商管理,研究生读的则是当代艺术图式研究。
近两年市场不是很好,艺凯旋也难免受到影响。但李兰芳说“也还好”,没有其他画廊所受的影响那么大。
“因为我们画廊的东西经得起时间考验。”李兰芳说,经济波动再大,对顶尖级名家的作品来说,也只是两百万和三百万的区别。影响肯定有,但还不至于达到无法出手的地步。
在艺凯旋所关注的藏品中,创作者有些已不在人世,有些则是当代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市面上流通的作品早已稀缺。这样往往就只能去拍卖会上买。“这就包含着很大风险。它是曝过光的,我们必须做出预判——它还有没有进一步的升值空间?如果对未来有把握,那就出手。”
为了规避风险,很多资金有限的画廊不敢买入这种顶尖级作品。李兰芳说,虽然风险大,但因为资金到位,所以这5年来,她在798一直做得比较自如。
3年前不可能这样做
即便如此,798整体转型和整个市场低落等因素,仍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艺凯旋。
其实5年前李兰芳在798开办了两家画廊,其中一家是这间主体店,另一家则专门用来关注年轻的新锐画家。但后者没能坚持多久。
欧美金融危机袭来,2009年初波及中国,798一批画廊或迁走或关门。据说当时一年时间就有几十家画廊被波及。从生存法则上判断,艺凯旋的新锐空间显然已经不适合再留下来了。
关闭的原因很多。经营状况不是太理想,没那么多好作品,周边整体氛围已经不合适,等等……2009年,李兰芳把位于3818库的那间新锐画廊合并到主体画廊中。原来那块地方却还保留着,改作经营一些艺术衍生品,比如艺术T恤、卡片、海报之类的东西,商业味变得很浓。
也是在2009年,艺凯旋也开始做一些面向艺术消费者和入门级客户的展览,以及配合一些品牌来做一些时尚性质的活动。这一切,都是在伴随着798整体转型的过程完成的。
“798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时尚旅游消费景点。”在李兰芳看来,798一开始是服务高端藏家和艺术机构,包括各类艺术圈人士。但现在来的那么多顾客,对画廊来说,在分量上就没那么重。年轻人越来越多——当然,个别年轻人也有可能买画作,但一般也就花几千元钱买一两幅,回去挂在家里。
“现在我们在这个大空间偶尔也做年轻艺术家的展览,这在3年前不可能。”当时,艺凯旋主体画廊只服务那些重要的国家收藏家和一些重要的艺术机构。
如今年轻人多了,重量级藏家相对就少了,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长此以往,798的各画廊大都开始针对年轻人的口味来出牌,转而卖一些适合年轻人和游客的小件作品,时尚味道很浓。于是,年轻人也就来得更多,形成一个互相刺激的循环。
“但是大藏家来过一次两次之后,他会觉得这些东西都不是我想要的。你说他还会再来吗?你越是卖旅游类的东西,重要的大藏家就来得越少。”李兰芳说。
画廊经营方向从大到小、从高端到经济型的转变,正是798整体模式转型的一个缩影。在李兰芳看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以她的个人意志为转移。“就算我像很多艺术家和艺术机构那样,打出捍卫798之类的口号,又有什么用?”既然形势无可挽回,李兰芳就只能进行调整,找出解决问题的点来。
“我们在每个阶段的方向和目标都不一样,经营上的难度一直都有,但好在每个阶段我们都能找出对策。”这让李兰芳引以为自豪。
下一家画廊不选择798
调整归调整,艺凯旋从成立到现在,目标客户主要还是高端的收藏家和重要的艺术机构,这一点从来没变过。
要在798世俗化的大潮中坚持这一点,必须想一些对策。比如,2008年那会儿,李兰芳在大画廊的最里面专门隔断出一个封闭空间,作为VIP室,用来接待高端客户。
整个画廊400多平方米,VIP室大概占地100平。外面的大空间,用来针对那些刚入门的年轻藏家和艺术消费者。这样,即便外面人很多,很热闹,但Vip室却宁静安谧。摆上茶盘佳茗,主客相对而坐,就能畅谈无碍。
据李兰芳说,起初她的股东也是想办一个会所性质的画廊,接待一些重量级收藏家,彼此进行交流。这个VIP室可谓适得其所。
“现在市场上新作品很少,当代艺术看来看去就这些东西。”李兰芳说,需要不断有新鲜东西进来,刺激到这些高端客户。大家的眼光都在不断进步,几年前的东西已经不能满足这些高端买家的需求了。
黄金时光真的不再。那时很忙,画留不住。李兰芳回忆说:“最大的不同,是07年那会儿可以投机。”一张画拿在手上没多久,可能过几天就加个几百万,转手卖掉,迅速获利。那时这种机会很多,货流通得快,但现在就慢下来了。798的各色人等只能暂且按捺住自己追逐暴利的欲望,以一种更理性的方式,向长线投资甚至是收藏这条路上靠拢。
李兰芳说,最近她正在忙着谈第二家店。“这是我们画廊今年最大的一个规划,也算是我个人事业的一个重要规划。所以我要倾全力把这件事做好。”
会有赢利方面的压力吗?李兰芳笑着摇头。股东团队没给她任何压力,她的压力来自于她自己。怎样把这个团队运营得更好,让整个团队更有竞争力,是她的当务之急。
值得注意的是,新画廊选址在CBD,而非798。因为艺凯旋一直都在服务大藏家,“他们以何种方式来找到你,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必须把这个新画廊选址在更高端的地方。
798目前越来越世俗,越来越挤。与此同时,租金却越来越贵。这里恐怕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空间了,李兰芳把目光投向远方。

 来源:《风度》2012年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