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兰芳:2012“当代水墨”会有大作为


《画廊》:无论是展览抑或收藏,艺·凯旋一直是偏重架上绘画,其中水墨也占有一定的比例,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艺·凯旋目前的水墨收藏状况吗?
李兰芳(以下简称“李”):事实上艺·凯旋的前身是从收藏近现代书画和当代水墨开始的,且伴随着水墨的发展一步一步累积到今天,可以说艺·凯旋对水墨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画廊发展至今,水墨方面的展览虽然不多,但近现代书画和当代水墨收藏始终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做收藏一定要结合画廊的综合实力和定位取向,毕竟收藏本身也体现了某种文化概念的延续性。每年艺·凯旋艺术机构在水墨作品这方面收藏的资金投入比当代艺术要多的多,藏品涉猎很广,包括近现代水墨大家的精品,例如徐悲鸿、张大千、傅抱石、林风眠、李可染、黄胄,等大师的作品我们都有收藏。
《画廊》:水墨和油画这两种绘画语言给您最大的不同感受是什么?
李:就我个人而言,除了材料的不同,水墨与油画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更真实直接的体现了中国的传统精神。现在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回归传统,发现中国几千年来延承下来的传统才是他们最宝贵的精神家园。正如水墨中的“意境”,不是简单平远、高远、深远就能概括和解释的通的,水墨的主要特征在中国南朝画家谢赫提出绘画的“六法”中概括的最精深,与油画最大的不同便是气韵生动,就是说真正的水墨其实在精神上是抽象的最高境界,它即不是物质的,也并非视觉的,而是令人感官上融会贯通,是一种身心的净化过程, 在西方的词汇里很难找到对这个词合适的解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西方油画里很少能体会到水墨的“意境与空灵”。从文化的传承来看,水墨的重要性不单纯体现在美术史里,它甚至涵盖整个中国历史发展的人文景观,通过水墨,后人依然可以看到当时社会生活的发展和文化脉络,它包罗万象,绝非一花一草之简单,它可以带你穿越历史,融汇古今。
《画廊》:作为资深藏家,您怎么看待传统水墨和当代水墨未来的发展?
李:历史和市场是最好的试金石,但水墨收藏一定要谨慎。中国自古就有“文人相轻”和“文人相欺”的弊端,历朝历代无一不是,尤其是文人攀附于权贵之后,极易丧失独立精神,缺乏学术讨论的风气,更容不得别人有半点超越。所以水墨,尤其是传统水墨,艺术家实现自我超越和理性调整与沉淀是当务之急。在水墨收藏过程中,当代水墨中的“实验水墨”占的比重相对较小,发展也较晚,有待藏家去发现,但实验水墨尚没有确定自己稳固的语言体系,大部分艺术家处于摸索和实验过程中,缺乏当代性的文化渗透意义,没有太多文化思想的持续发展和建设性,所以投资者不应操之过急,以免造成有价无市的局面。
《画廊》:艺·凯旋在选择艺术家和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一般基于什么样的判断标准和定位?
李:艺术需要体现个性,这是不争的事实。艺术家从寻找到最终形成个人语言风格的过程漫长而又艰辛。评判的标准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方法论,但是无论怎样评判,艺术家都应该创新理念,坚持文化的延续和具有批判的精神。今年三月份我们会做一个艺术家张天幕的个展,她将综合材料和坦培拉技法相结合,视觉上却呈现出水墨的效果,她用这种特有的艺术方式传达出她个人生活的体验,体现出他们这一代人对生活情境的可控性,被童话的空间让人耳目一新。我个人比较欣赏富有“才情”的艺术家,不拘泥于传统,但又能尊重和传承传统,这个其实很难做到。
《画廊》:即将开始的2012春拍,一些拍卖公司纷纷推出当代水墨专场,可以理解为藏家现在正在逐步转向当代水墨市场吗?
李:无论是展览还是拍卖,当代水墨会是今年成绩最好的板块。2003年非典时期近现代水墨和当代艺术突飞猛进,一时独霸天下。近几年艺术市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藏家开始回归理性,古书画和经典油画又慢慢升温,成为保值的硬通货。而当代水墨这一板块依然不温不火,价格存在上升空间,亟待市场去挖掘。艺术和其他社会门类一样,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无需杞人忧天,但也不必厚此薄彼,历史会还原一切,也会评判一切。

                                                                                                              来源:《画廊》杂志2012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