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亲睐于有组织的艺术家


李兰芳
市场青睐于有组织的艺术家


从苏富比回来,李兰芳继续忙着画廊的工作,去找她采访的时候,还在开会。终于等到了闲暇,她对我们谈了苏富比秋拍的情况。在采访中,她称拍卖就像是火山爆发,爆发影响的程度决定于火山的内外各种因素,市场就像天气一样变化无常。毕竟这次苏富比秋拍结束后,统计出来的全年成交额高达74.9亿港元,较去年增长40%,而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以及备受关注的“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专场,则是悉数被亚洲买家垄断,看最后的数据,有的人说“秋拍继续火”,李兰芳认为市场还是很稳定,至少整个拍卖成绩还是有可预见性的增长,仅从当代艺术这部分来看拍卖结果的话,有画廊代理的艺术家的成绩还是表现很好的!
有组织的艺术家上升空间大
看:苏富比的秋拍结果怎么样?
李:概括的来说,苏富比这次总的拍卖的成绩还是比较稳定的,没有特别的惊喜。可能是因为国庆时间的原因,去香港的大陆藏家不是很多,可能会有一些影响。
从拍卖结果来看,现当代艺术二十世纪中国艺术这一部分,赵无极,朱德群的作品在这一部分所占的比重较大,当然,这也是香港两家拍卖公司的优势和制胜的法宝,赵无极作品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跨度也非常大,这个部分整体的成交额在三亿四千七百万,这两个人作品的总成交成绩就占了二分之一的成交额。而且在这场拍卖中,创下赵无极最高价的那件封面作品,居然是大陆的买家竞买的,这个还是比较出乎意料,说明大陆的买家正在逐步拓宽自己的收藏领域,而并不是一味的只追求吴冠中,王沂东这些基本盘的东西。亚洲当代艺术这一部分成交两亿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偏多,日韩的作品偏少,在其中出现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中,拍卖结果的两极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有些二、三线艺术家的作品价位和一些有国际定位的艺术家的作品价位差距越来越大。总体来说,有代理画廊的艺术家和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比较受藏家的关注。首先,有画廊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最后成交成绩明显好于脱离画廊代理范围的艺术家。像张晓刚、曾梵志、刘野等这些被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在成交的作品价格上还是很容易被看出收藏脉络的。而那些自己营销自己,打自己战术的艺术家,成交的价格并不突出,而且收藏体系也很乱,好像成为一种富人消费的方式了,并不是出自于建立收藏体系而着想的购买方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相对有一定的上升空间,而且有画廊的扶持,所以还是有新入门的藏家愿意去收藏的。
看:为什么亚洲专场部分日韩的作品会变少呢?
李:这个要从大的环境来分析吧,把日韩艺术品安排到这个专场,其实是香港两家拍卖公司想逐渐深入完成大亚洲艺术的概念,也是他们的优势,毕竟香港的人口地域环境是很综合的,看这场拍卖,就像看香港的人文环境,中国人居多,日本韩国人也有,中国的艺术市场在03年后可能给大家很多的幻想,拍卖业的逐渐成熟,画廊行业及其艺术行业的衍生,都会给艺术行业多一些空间,所以中国艺术品的机会比较大,而日韩地区的画廊成熟的早,是在经纪代理的专业良性的环境下慢慢发展的。其次是经济,日韩作品的减少,跟这几个地区经济不平衡有很大的因素,中国的艺术市场,却让大家看到了很大的投机空间。中国的当代艺术品在亚洲专场中是主体、有阶梯性,有血有肉,这个专场180件作品,只有24件日韩作品,几件重要的还撤拍了,那成交额就可想而知了。
看:现在拍卖公司,在当代部分作品的征集上是不是比较困难?
李:应该是不容易的,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还是相对较少,市场上,有一些艺术家,大学时期的作品都已经被挖出来了!与近现代和古代相比较,当代这一部分的时间跨度还是太短了!从美术史的角度整理,也才将近三十年而已,
在这个过程中,三十年的中国经济变化很大,从没有当代艺术到有当代艺术,从没有当代收藏到建立当代收藏,都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拍卖已经有近二十年了,其实已经是消耗一部分作品了!艺术家创作的很多好的作品,各家拍卖公司都在争夺,过去几年香港的两家拍卖公司总是能给我们一些喜悦、让我们觉得很有吸引力,大部分作品由于时间的跨度从海外回流的,但是这次的拍品,没有给我们特别多的惊喜,俨然拍卖公司征件还是很难的。
看:现在是不是中国买家垄断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品?
李:也不能这样说,听说春拍的重要作品是海外的基金购买的,具体是不是,现在没有结论,其实外国人买东西很谨慎,而且西方经济一直不太好,可能最近中国人或者华人藏家为大部分的当代艺术品买单,所以给大家的感觉是中国人垄断,事实上我们现在交易的部分买家还是外国人。
尤伦斯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品牌
看:尤伦斯还是一个品牌吗?
李:对,尤伦斯的确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品牌,我也听说好像是最后一次拍卖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外国人,对另一个国家艺术的发现,对艺术作品的整理收藏,支持和鼓励艺术家的创作,不管他的收藏初衷为何,我们从保利和苏富比这几个季度专场拍卖来看,尤伦斯夫妇的收藏作品很集中,很有历史性,很完整,俨然是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再现,而这几次拍卖出现的作品,事实上也是在拍卖公司当代作品匮乏的条件下,在市场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尤伦斯的拍卖,也掀起了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的高潮。很多人还是很认可尤伦斯的收藏。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尤伦斯的藏品都很重要,有的作品就是因为在尤伦斯专场,所以才会比较顺利的卖出去,类似的作品出现在其它的专场,有的时候不会卖出理想的价格,可能也会流标。在尤伦斯的专场成交率会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如果放在在普通的专场,可能就不会引起大家的重视,所以说尤伦斯还是一个品牌,有自己的品牌号召力,大家还是会被这个品牌吸引,在他的专场买东西。
看:您觉得从这场秋拍来看,当代艺术市场是什么状况?
李:有人说最近当代艺术市场回暖,可能是因为最近的消息很多,比如说沸沸扬扬的文交所和媒体爆出200支基金的进入,这些消息会让大家比较兴奋,也有国内的基金找我们谈收藏,他们也信心十足,但我听说国外的金融投资在国内建立很多文化基金项目。但是唯一保守对待的就是中国艺术品基金,因为没有办法做一个具体的评估,所以说还要有一定的危机意识,为这个市场多做一些事!
                                                                                                                来源:《看艺术》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