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工作变成习惯——艺•凯旋的李兰芳


每天一到画廊,李兰芳总是要习惯性地看看展厅里的画有没有歪斜。几天的阴雨过去后,她又赶紧吩咐员工去找师傅来处理屋顶的一处水迹。她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将工作变成了一种自然反应。“我们以前放置未展出的画作,一定将画面朝里,出于防止破碎,信息外露等等原因,没有人告诉我也会这么做。现在手下的年轻人需要你一遍遍的提醒。” 有人说李兰芳命好,但走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绝非偶然。

《当代艺术》:谈谈进入画廊行业的始末吧?
李兰芳:我进入这个行业挺偶然的。本科读了艺术史和工商管理两个学位,毕业后来北京打算考研。有天我跟一位老师去看展览,觉得画廊的工作新鲜,种种阴差阳错吧,就留下来在那个画廊工作了,这样一做就是三年,经历了艺术市场最好和最疯狂的时候,也给自己积累了一些经验,2007年 ,受现在画廊出资人的委托,筹建艺·凯旋艺术空间。
 《当代艺术》:这样看来你的出发点很简单,没想太多就干了下来。
李兰芳:对,我没想计较太多,家里人从商多年,也不缺什么,喜欢就一直做。不过后来还是坚持把研究生给考下来了,边工边读。
 《当代艺术》:当初艺·凯旋的老板请你过来,很看重你的能力?
李兰芳:也不能这样说,当时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多,是看我有一些工作经验吧。工作以来也有很累的时候,但基本上我在北京时每天都会到画廊,除了过年那几天,我基本上属于全年无休型。
 《当代艺术》:看得出你工作非常上心,很勤奋。
李兰芳:无论是哪个行业勤奋都是必然的,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责任心。
 《当代艺术》:艺凯旋是从收藏开始做起的?
李兰芳:收藏是画廊的功能之一,同时画廊也要不断的将收藏的艺术品进行一个交流和调整,这是画廊的基本工作,当然我更看重对学术的建设和对年轻艺术家的挖掘及培养。
《当代艺术》:对于年轻艺术家你是怎么看?
李兰芳:除了作品我们还非常看重人品、修养。因为前两年的合作中发现一些年轻艺术家对于物质的渴求超过了对艺术的追求。所以我们把这块的脚步放慢了,目前为止真正签约过的年轻艺术家也就三四个。对于他们的创作,我不会去要求或者限定,他们必须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明白自己的方向。
 《当代艺术》:画廊主要代理的还是国内的当代艺术家?
李兰芳:是的。现在很多画廊会有一个泛亚洲的概念,但这不是我们想做的,我们需要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把中国当代艺术做精做好。百万美金左右到日韩基本可以接触到最好的艺术家和作品了,但在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不是绝对的。这可能和文化背景的不同有关,也可能是和投资理念有关,很多人赌的是你国家未来经济发展的水平。
 《当代艺术》:入行七八年,你一定有自己判断艺术品的一些准则或者标准?
李兰芳:艺术是灵光一现的东西,创作和欣赏它都需要灵感和敏感度,光凭书本上获得那些经验来审视艺术是远远不够的。很多画廊老板都缺乏对艺术品敏感的判断,但这个判断的标准具体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说得很清楚,这种感觉可能来源于你的艺术修养、文学修养、对未来艺术发展的判断能力、积累的视觉经验等等。很多人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就好呢?
你要站在两个角度来看:第一是学术的角度,它是不是新的东西,不可替代的,包括在观念、媒介、艺术语言等方面是否符合中国特定的人文环境;第二看是否能被大众所接受,你要根据你的客户群、艺术市场的发展判断作品的被接受度。
 《当代艺术》:画廊的藏家构成是怎样的?又如何看待各种类型的藏家?
李兰芳:70%左右都是海外的藏家,其中大部分是华人。他们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没有时间来听你讲美术史,他所需要的是你的肯定。不管他的购买行为是出于怎样的动机,是单纯的喜欢还是投资或者投机,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他能想到艺术是一种方式。就像邓小平曾说过: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那在这里,我们也要允许一部分人借用艺术的手段去完成他的某些目的和意义。呵呵。
 《当代艺术》:工作这么久,遇到过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李兰芳:瓶颈一直都会出现。最大的一次,可能是有段时间我觉得每天见艺术家、打理画廊、吃饭、睡觉,就这样一辈子太痛苦了,生活重复得没有意义。后来一想,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如果你不工作,每天也就是吃饭、看电视、睡觉,一样很乏味。所以还有什么比现在的状态更好的呢?其实重复并非没有意义,它已经由一种操作模板变成了一种习惯,人相对就轻松了。
 《当代艺术》:现在走出来这份事业,跟我们分享下心得?
李兰芳:嗯,坚持,用心。我不是一个特别在乎物质生活的人。当对物质没有太多依赖的时候,坚持做一件事情就不会太难,过程中反而更多的是跟自己较劲,不相信自己做不好一件事,劲较对了就走下来了。我记得有一次展览,我们是用一面移动墙来贴展览介绍那类的文字,策展人开幕头一天来看布展情况就对移动墙面有些不满意。我就因此受了点小刺激,当天下午四点就叫工人来打龙骨砌墙,晚上十二点做好了,接着是漆墙面,第二天早上四五点干了,我就叫人把两千多个字贴上去,下午开展,策展人来看的目瞪口呆的。我想还是自尊心起了主要问题,万事尽力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