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秋拍 内地买家成主力


 
这次佳士得秋拍成交额达到了16.5亿港元,超出预先估价的10亿港元一大截。这其中,其中来自大中华地区的买家占69%,内地买家在珠宝、古董和艺术品等专场拍卖上买走21%的拍卖品,高于去年的16%。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中国古董市场上,以往欧美买家盘踞的高位目前正在被内地买家取而代之。
 
朱德群,赵无极领衔夜场
“亚洲当代艺术及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夜场拍卖”总成交额为2.3亿人民币,一共40件拍品有80%成交,这意味着这三十多件作品的平均价格超过了800万港币。其中朱德群的《雪霏霏》以4546万港元成交,创造了他本人作品的拍卖最高价,这也是本场价格最高的拍品。成为全场最高成交价。常玉《青花盆与菊》以3482万港元成交,他的另外一件作品《草塬上的马群》则以1858万港元成交。赵无极《19-11-59》和《25.09.69》两件作品也都拍出了高价,分别以3034万港元成交,2082万港元成交。
此外,曾梵志的一件早期作品《无题 (医院系列)》估价800至1200万港元,最后以1914万港元的高价成交。刘野的《我是海军》估价400至600万港元,以722万港元落槌;王怀庆的《六扇屏》,估价400至500万港元,以成交价506万港元拍出;蔡国强《对鹰对虎图》估价150至250万港元,以446万港元成交。都是以超出最高估价的数字成交。
 
傅抱石《杜甫诗意图》创纪录成交
“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的总成交额为1.83亿人民币,本场成交率达到了90%,其中,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0万港币成交,成为全场价格最高作品,也创造了傅抱石个人作品拍卖成交最高纪录。
 
通过佳士得的成绩,我们又一次确认了市场已经强劲复苏,不止是书画部分,当代部分的市场也相当稳健,但和国内的秋拍相比,这次佳士得并没有创造出亿元拍品,而且,也有结果不理想的,比如张洹的两件作品这次又流拍了。Noart这次没有亲临佳士得现场,但我们采访了亲临拍场的~的经理李兰芳,她向我们介绍了她眼中的佳士得秋拍。
 
No ART你怎么看今年的佳士得秋拍?
李兰芳:今年佳士得秋拍,从近现代开始说,它的成交情况跟国内情况差不多,表现比较平稳。但是因为在大陆秋拍结束后有的藏家没有办法去香港,可能佳士得秋拍上本该突出的价格没有被突显出来,但经典作品也是在合理的范围成交,这说明大家不会因为距离就放弃对艺术收藏的追求。当代这部分,中国当代艺术部分表现比较好,因为佳士得是涵盖亚洲的一个整体的市场。我个人觉得日韩艺术品的成交率没有中国这么乐观。例如,二十世纪经典这个部分,日场作品为91件,成交率为83.33%,这个数字是一个很稳定的概念,在中国当代艺术日常的近百件作品中,没有成交的18件,这应该是很好的情形。而且当代艺术的年份相对早一点的作品,像叶永青80年代的作品,成交价格很乐观,都是以前在国内没有出现的价格。20世纪经典油画这部分,因为它的出版来源都相对比较准确,赵无极、朱德群的作品成交率都很高,朱德群的作品中有出现五六千万的价格。这时候再回头看今年苏富比秋拍,同样级别的,甚至比佳士得作品要好的,都没有卖过佳士得的价格,所以今年秋季的市场,可能越往后拍会越好一点。
 
No ART 像朱德群,赵无极这些人的作品是不是在香港拍成绩会更好?
李兰芳:是的,这里面有历史和文化的原因,比如赵无极,他现在人在法国居住,是中国美院前身杭州艺专的学生,跟朱德群还有吴冠中都曾是林风眠的学生,之后去了巴黎。首先把他作品引回国的是台湾地区,所以台湾对20世纪华人这部分的艺术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在香港这块,华人比较多,他们最早接触到台湾、日韩,包括欧洲的文化,他们对抽象艺术的理解可能比大陆人要全面一点,香港较大陆多一些比较了解这类作品的的藏家。赵无极的作品在香港拍,一场有十几件,大家觉得张张精彩,藏家会看不同年份的代表作,而且有不同的喜好。
 
No ART国内的艺术市场是不是应该多推介他们的作品?
李兰芳:我觉得国内的拍卖行、画廊和经纪人应该勇于去尝试,或者是去引荐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因为都是华人的作品,华人艺术家,而且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作品。我觉得国内不光是拍卖行,画廊平时也应该跟收藏家多介绍,多推广这样的艺术家,慢慢地,可能市场会越来越接受这些艺术家的作品。
 
No ART这次佳士得好像和苏富比一样,张洹的两件作品都流拍了?
李兰芳:张洹当然是一个国际上比较重要的艺术家,但是在现阶段,它的作品是不是华人所接受的,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他具有国际艺术家的标准,又有国际的画廊在推广他,可是每个国家都有文化地域的差别,所以他的作品的艺术性能否在现阶段被中国藏家认可是个问题。我觉得可能还需要时间。
 
No ART年轻板块的当代艺术家,有没有一些艺术家慢慢的表现越来越稳定,有没有这样一种趋势?
李兰芳:我觉得通过这几年的拍卖,给了一些年轻艺术家很多机会去表现他们的市场潜力,这样对藏家也可能尽早的树立收藏的信心,年轻艺术家在拍卖市场表现比较稳定的有李晖,屠洪涛,李松松等。

No ART尹朝阳这次的一件“无题”作品拍到了200多万,这算不算一匹黑马?
李兰芳:我不认为这是黑马。因为尹朝阳算是70后当代艺术里的代表艺术家,算一面旗帜。有人认为70年代后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出现200万就应该到头,我个人持否定的观点。尹朝阳的作品之前有更好的价格,而且这次是他创作上的佳作,又是天安门的题材,极具代表性。所以这个价格我认为是合理的,是情理当中的事,我不认为它是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