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些作品里面哪几件作品是比较期待的?
李兰芳:我当然是比较期待名家。蔡国强的《对鹰对虎图》,市场价格大概在港币在150到250万之间,另外,曾梵志创作于94年的《无题》,这是他早期的佳作。以及2000年的《面具》,2000年算是曾梵志面具系列比较成熟的一个时期,我想这件作品应该是值得关注和期待的。再接下来,我个人认为像周春芽的早期作品,市场现在比较稳定。还有张晓刚2000年的作品,都比较值得艺术投资者的关注。我看这次秋拍作品的估价也比较合理,比如何森2009年的一件2.5米×2米的作品­——《不雅的杜度》,估价才60到80万人民币,我觉得都在投资者能接受的合理价位。
李昱: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最期待的作品是喻红的《此时此刻》,这张三联的作品,在所有的作品中,最吸引我的眼睛,其实我一直觉得喻红比刘小东画得更好,笔触更精致、准确,但这个圈子里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就是女艺术家做了母亲以后,就会消失,喻红本人是一个超级坚定的女性,我们私下总觉得喻红像极了动画片里的希瑞女神,喻红的作品中,人物的眼神总是能“叫住”别人,我专门给喻红打了一个电话中,喻红说自己平常总是爱拍照记录日常生活,没有刻意想要画母子三代人,分别记录的这三张照片中,让喻红有了创作此件作品的欲望,当时这件作品也是为了参加北京德山画廊的展览,唯一可惜的是,这件作品的公开展览记录不是特别多,但我觉得是喻红有关于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作品,估计200万元成交应该没有问题。
 
刚才提到的艺术家最近几年市场表现是怎么样的?
李兰芳:从这几个当代名家来讲,张晓刚、曾梵志、方力钧、周春芽和岳敏君他们的作品现在的市场肯定都是表现非常好的,但今年苏富比的秋拍,岳敏君05年的作品《帽子系列—才子佳人》能拍到港币500多万,我个人觉得这个成绩也不错。像曾梵志最近的成交价格也都表现良好。
李昱:今年当代这块的拍卖,看起来各拍卖公司,都没有什么新意,还是张晓刚、曾梵志、张晓刚刘野等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艺术家,熟悉的面孔使得今年国内的当代市场死气沉沉,如果香港苏富比是风向标的话,那么我觉得今年曾梵志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不过保利这张面具系列,是面具里很好的一件作品,曾梵志目前只有面具系列,还能交易,其它系列作品都没有很好的成交记录,看来曾老师不能总是忙于时尚圈子的交际,《时尚芭莎》杂志曾经这样用这样的标题赞美过曾梵志“超过美术史大师的大师”,太恐怖了,这样的大师还有活下去的必要?现在有些艺术家,运用媒体的力气,有些过了分,反倒影响大家对艺术家个人和作品的感受,真是别忘了物极必反的道理,不那么三八了,佳士得这张协和医院系列的作品很不错,还算是曾梵志内心真诚时期的作品,这件估计不用我推荐,大家都会趋之若鹜的。同样的道理,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似乎也已经导致买家视觉疲惫,同样的质量的作品,在当下的光景下,要么价格低,要么是重要时期的重要作品,否则没有意义收藏。
 
哪几个艺术家是最近几年市场表现比较好的?
李兰芳:我觉得市场总体表现平稳,像张晓刚、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周春芽,还有何森、李辉、叶永青、刘野这些艺术家的市场都表现非常好。
李昱:在一线艺术家的队伍里,今年最适合投资的必定是方力钧,江湖上都知道,方力钧是一个最讲义气的人,也是价格最稳定的艺术家,我想方力钧到今天的地步,是一个有实力可以让价格上扬的艺术家,因为毕竟背后支持他的有钱又有义的藏家不少,当然这不是我应该说的,更不是投资方力钧作品的原因,只是想说明方力钧在人格上是一个比较均衡的人,如果说投资当代艺术家最大的风险,在于艺术家本人的变化,那么这些年的事实证明,方力钧是一个相对于曾梵志更值得投资的艺术家。
 
年轻艺术家的呢?
李兰芳:年轻艺术家我觉得还是要针对作品的,年轻艺术家不管是70后还是80后的艺术家都需要一个沉淀期。但对中国这些年轻艺术家来说,这个沉淀期其实是蛮短暂的,我要看到作品才能评估他们是不是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期待的。我现在基本上是关注名家的,因为我们所关注的艺术家群体和收藏群体都在这个水平。
李昱:今年的市场黑马无疑是仇晓飞、李晖、李松松,尤其是李晖,只要有作品出现,几乎都能真实成交,在未来的二、三年里,李晖如果保持稳定的创作状态和质量,我觉得李晖是一个值得投资的艺术家。过去二年里,陈可、高瑀的作品都是热卖作品,同样是瀚海拍卖,这两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忽高忽低,让人担心作为投资项目的稳定性,但是单从作品本身来讲,这两件作品都非常好,尤其是高瑀的《梦见佳佳》是我个人非常喜欢,也向大家推荐的作品,挂在家里,偷偷怀念自己的初恋情人很有意思,胡说的,希望这件作品能有好的表现。
 
今年当代作品不多,而近现代书画特别兴旺,你觉得今年当代的总体表现会怎么样的?
李兰芳:依我们目前来看,当代作品不应该说它表现得怎样,其实好的作品一直都有藏家在关注。只要价格合理,在销售方面都不是问题。我刚才看了一下秋拍的当代作品名单,觉得还不错,估价也不是特别高。近现代的艺术它是经过了市场的考验,跟当代艺术的市场不能同日而语,毕竟近现代在中国大陆市场已经有很多年了嘛。它也有波折的时候,包括05年的阶段性衰退,06年市场的平稳,07年至今在拍卖行的销售状况又非常好,市场也非常活跃。近现代和当代艺术它都会经历一个市场阶段性的曲线和波折。我认为当代艺术是有待于推广的,而近现代的市场它本身是存在的,只是大家去挑选其作品眼光的差异,还有买家喜欢这个作品的程度,其中也包括它的价格范围,我觉得这是藏家考虑的。从春拍开始,近现代的作品一个高价接一个高价的创,就证明中国近现代的市场是非常成熟的,它阶段性的会有精彩的作品出现,从而拉动了这个市场。而当代的作品不同,因为这些艺术家的创作还在持续,我们用一个专业术语来讲,就说他在某些方面是可再生的,但作品的精彩度从中外历史到今天的角度来讲也不是不可判断的,比方说这次我们看到有一些拍卖行已经拍了一些艺术家早期的作品,其中也包括他们成熟时期的作品。刚才我为什么推荐曾梵志2000年的作品,包括周春芽,还有张晓刚这些经典的代表作,和一些出版过很多次的作品,因为这些都是和他们成熟时期的创作水平是一致的,所以我会推荐给大家。至于说百十年后将会怎么样那我觉得还要看以后的人怎样来评论这个东西,我现在没有办法去评论。
李昱:今年当代市场低迷的原因,也在于各家拍卖公司征件困难,好的作品太少,一线艺术家早期作品容易成交,但价格高,二线艺术家作品有些悄然消失的样子,也是因为过去两年炒作过火,买家有些谨慎,导致供求关系比例失调。年轻艺术家也表现得青黄不接,真是令人担心,但可以肯定的是,购买当代艺术的藏家购买力并没有减弱,绝对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比以前更加谨慎的购买力,导致市场看起来比较冷静,别再谈什么假学术了,市场是对一个艺术家最高的学术认同。